精彩小说尽在悠久小说网!

悠久小说网 分类书库 手机阅读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首页 > 历史军事 > 《蜀汉之庄稼汉》在线阅读 > 第0717章 解疑

书签

第0717章 解疑

甲青
    【悠久小説網ωωω.UJХS.com】,免费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君侯很着急?”

    韩仇看着冯永的模样,却是更加笃定,“老夫还有一事相求呢。”

    我是想让你这老子小赶快去死哇!

    冯永深深地吸了一口气,“不知先生还有什么事?”

    “我韩家之人,生不为刘汉做事,死不葬刘汉之地。”

    “某自知已无生还的机会,只愿死后,君侯能让人把某焚尸敛灰,帮某收拾衣物。”

    “某曾从定襄带了百余人过来,如今仍有数十人落于君侯之手。”

    “若是君侯能从中挑出数人,把我的遗物送还定襄,不让某有遗物落在汉地。”

    “即便地泉之下,某亦感激不尽。”

    韩仇起身,对着冯永郑重地行了一礼。

    “数人?十人够不够?”

    财大气粗的冯君侯迅速在心里盘算了一下,一一得一,二一得三。

    十个人,就值一千缗,这个开销有点大,感觉有些肉疼。

    “足矣!”韩仇欣喜道,“先谢过君侯了。”

    “先不用着急谢,先生能否死后魂还定襄,取决于先生所说之事。”

    只要你说出的事情有价值,钱不钱,啊,不是,我的意思是,谢不谢的其实无所谓。

    当然,若是你敢骗我的话,听说骨灰肥田效果不错?

    反正现在平襄那里正在恢复耕种呢,

    冯君侯自认为已经很公平了。

    听到冯永说出这个话,韩仇倒也没有再隐瞒:“郝昭快要死了。”

    “郝昭?”冯永一怔,有些反应不过来,或者说有些不敢相信,“凉州的那个郝昭?”

    “能让君侯记住的郝昭,似乎只有一个吧?”

    韩仇说道。

    确实只有一个,在原历史上烧得诸葛老妖暴跳如雷,在去年的时候烧得魏老匹夫差点吐血。

    冯永仰起头,努力地回想,原历史上郝昭是什么时候死来着?

    想了半天,却是没想起来哪里记有郝昭是在什么时候死的。

    只记得他应该是病重身亡,而且是在第二次北伐之后。

    历史上的第二次北伐是在石亭之战后,正是去年的十二月。

    只是之后这个“后”,究竟是多久?

    却是没有具体时间。

    “先生如何这么有把握?”

    冯永脸上露出怀疑之色,问向韩仇。

    “因为某自凉州而来,恰逢郝昭病重,还是某亲自给他治的病。”

    韩仇淡然一笑,“若是君侯有办法打探凉州消息,就可以知道,去年时,凉州刺史张邈,曾广寻名医。”

    听到韩仇说郝昭病重,冯永心里就已经信了五六分:没错,和历史上记的差不多。

    “郝昭之病,实是肠溃之病,又兼火气攻心,郁气久积于胸,须慢慢调理休养,方有痊愈可能。”

    “某当时只不过暂时压制他的病情,又以人参强提元气。只待他吃完某留给他的药,病情就会反复,命不久矣!”

    “兼之人参又是老阳上火之物,到时只怕他就要吐血而亡。故某敢断言,郝昭断然活不过今年四月。”

    冯永听到这里,只觉得自己的胸膛剧烈跳动起来。

    郝昭镇守凉州河西十数年,深得河西汉胡民众之心,威望很高。

    且其人统兵有方,多次平定凉州的叛乱。

    去年虽曾败于诸葛老妖亲自带领的虎步军之下,但在围攻襄武城时,诸葛老妖素闻郝昭在河西的威名,对他很是重视。

    若是他死了,凉州则失一梁柱。

    所以这个情报,非常重要。

    “君侯,凉州刺史徐邈,乃文吏耳,治民颇有一套,但于军事,却大逊于治民之能。唯仰郝昭,方能统凉州兵将。”

    “去年凉州震动,人心未稳,若是郝昭再一去,河西之地,则无足够威望之人。驱兵向西,正当其时。”

    韩仇看到冯永脸色变化,当下连忙鼓起三寸不烂之舌,极力劝说道。

    只是拥有“巧言令色”特技的冯郎君,对同类技能天生有免疫体质,又岂是韩仇三言两语所能说动的?

    事出反常必有妖。

    这韩仇如此仇恨大汉,又怎么可能会为大汉着想?

    他现在这个样子,要么是在说假话,要么是别有所图。

    说假话倒是无所谓,郝昭四月是否会死,只要想办法,总能打探得出来。

    而且真按历史轨迹来说,郝昭确实有很大可能快要病死了。

    退一步说,大汉下一步,肯定是要把凉州纳入手中,就算郝昭活着,也无法阻挡大汉的步伐。

    区别只在于,困难一些还是轻松一些。

    唯一可虑的是,若韩仇别有所图。

    冯永想到这里,有些迟疑不定起来,感觉智商有点不太够用。

    所以我可能需要一个智妃……

    “攻取凉州,对大汉是一件大好事,先生为何如此反常,这般热心?”

    冯永最终还是忍不住地问出口。

    “君侯,我只答应了告诉你凉州之事,并且保证此事属实。至于我为何这般热心,我要是说为了报答君侯帮我解惑,君侯会相信吗?”

    韩仇似乎早就料到冯永会有这么一问,眼是尽是戏虐。

    我信你个鬼哦,你这个糟老头子坏得很!

    要不然,先给他上个满汉全席的十大酷刑?

    冯永念头一起,瞟向韩仇的眼神就跃跃欲试。

    只是想起这老家伙临死前都这般从容,酷刑未必能撬开他的嘴。

    更何况韩龙还拿了贾谊劝说汉文帝的话来劝诫自己,若是给他上了刑,那就是食言。

    最后再想起自己在南中的恶名,好不容易才在游侠嘴里积攒起来的一点名声,真要出尔反尔,这点名声恐怕都保不住。

    于是冯永又一下子冷静下来,他毫不示弱地看向韩仇:“我当然相信先生的话。”

    我想不出来,难道诸葛老妖也想不出来?

    凉州这么大块肥肉让诸葛老妖吃下去,怎么也不可能会撑死他的样子,反而是会把他养肥了。

    看这老家伙的智商,也不可能比得过大汉丞相。

    冯土鳖想通了这一点,又开心起来:我上面有人你知不知道?

    反倒是韩仇看到冯永神色自若,居然一点也不怀疑自己所说的是假话,似乎极有把握的样子,让他有些意外。

    “君侯果然胸怀锦绣,怪不得年纪轻轻,就能身居高位。”

    我当上君侯和胸怀没有半点关系。

    冯永才不管他的奉承,你以为这般夸我你就不用死了?想得美!

    “还有一事,我欲请教先生。秃发部本与我约定,共击叛胡。哪知最后却寂然无声,不知先生对他们做了什么?”

    冯永开口问了一句。

    好不容易才培养出来的好感度,再加上又是一个难得的打手,要是就这么失去了,让人怪可惜的。

    前些时日,我还送了秃发阗立半斤茶叶,三坛烈酒呢……

    这不是亏本么?

    “也没什么。当年秃发匹孤的部族还在草原上时,我就曾帮秃发部不少人看过病,和他们也算是有些渊源。”

    “此次过来,我就去叙了叙旧,跟他们提醒了一下若是独自打败枹罕胡人后,要面临什么样的情况。”

    韩仇看着冯永,脸上带着微笑,“所以我建议他们,请汉军过来一起共击枹罕的胡人。”

    冯永脸色变了变。

    “然后呢?”

    “他们觉得我说的很有道理。”

    “所以当你领乞伏部精骑经过大夏河时,他们答应了你不向我通风报信?”

    “这倒没有,不过我在秃发部里有位认识已久的长老,当年我救过他的命。他把秃发部派过来的信使行踪告诉了我而已。”

    “你截了秃发部的信使?”

    “不然君侯不就知道我的行踪了吗?”

    冯永听到这话,反倒是松了一口气。

    如果秃发部连消息都不愿意通知自己一声,虽然有些不忍心,但也不得不痛下杀手了。

    “我曾让秃发阗立到大夏县,如今日久未至,看来也是你动的手脚?”

    冯永又向韩仇确认了一遍。

    “他可是被君侯唤至大夏县的,半路上被人袭击受了伤。胡人没有太多心机,只怕会有不少人以为是君侯所为。”

    韩仇语气很是关心,“只怕君侯得费一番心思向他们解释清楚了。”

    冯永一听,猛地站起来,对着韩仇怒目而视,“你栽祸于我?”

    这老匹夫,做事当真是随心所欲。

    救郝昭只救一半,然后就把消息卖给自己。

    向凉州借兵,反手又把凉州给卖了。

    提醒秃发部注意安全,走到半路就想着法子坑秃发部。

    想到这里,冯永心里悚然一惊,说不得,这老家伙也是在挖坑,准备要埋自己呢!

    所以不能跟着他的节奏走。

    “先生如此行事,心无愧耶?”

    韩仇听到这个话,大笑起来:“当年刘邦夷韩家三族,心有愧耶?”

    “某也曾打听过君侯之事。闻君侯在南夷有鬼王之称,以血肉为食,名声可止小儿夜啼。”

    “在蜀中则有小文和之名,献毒计谋蜀中豪族家财,跳城跳河者如秋叶离树。”

    “来陇右后,羌胡皆唤冯郎君,但以君侯对秃发部之谋,某已经知道,陇右羌胡会遭遇何事……”

    冯永大怒,“住口!老匹夫,你当我不敢杀你?”

    污蔑,这是最大的污蔑!

    韩仇边叹气边摇头,站起身来,“君侯玩弄世人于指掌之间,一言可屠城,一语可灭族,不愧是师从上古师门。”

    “某败在君侯之手,实是不怨。朝闻道,夕死可矣。今日能得君侯解惑,也不枉某不远万里到陇西来。”

    “若是君侯再无所问,那某就先告辞。”

    冯永阴着脸,沉沉地说道:“那我就不送先生了。”

    不一会儿,霍弋进来:“君侯,那贼首已经伏剑自尽。”

    “他留下的东西,检查过了没有?”

    冯永面色沉静,目光深邃,方才与韩仇谈话时的恼怒早就消失得无影无踪。

    “检查过了,皆是一些常用衣物,没有什么特殊。”

    冯永点头,“那就好,把尸首火化了,然后再从战俘里挑出十名他的亲随,把东西交给他们。”

    没有治好郝昭,同时还把这个消息传给自己,再加上能增加韩龙的好感,这些事情加起来,确实值一千缗。

    第二天,冯永领着大军来到大夏县,与守在那里的陈式会师。

    至此,大汉对陇西叛胡发起的春季战役宣告结束。

    以狄道为中心,西至大夏县,北至故关,三点形成重要支撑,打通了向凉州的南边通道。

    从南安郡至凉州榆中,从狄道至金城,南北两条道路就如同大汉的两支獠牙,随时可以对凉州发起进攻。

    榆中和金城是凉州在黄河东面的两个最重要据点,现在终于同时暴露在大汉的威胁之下。

    随着气温的不断升高,冰雪融化,流经大夏县的大夏河涨了起来。

    冯永在陈式、句扶等的陪同下,沿着大夏河的东岸巡视。

    “君侯当真要撤军吗?此时枹罕的羌胡已经成了惊弓之鸟,若是我们继续向西,枹罕河关未必不能下。”

    陈式有些不甘心地看向西边。

    冯永叹了一口气,摇了摇头,“时机未到。没有赵将军在北边给凉州曹贼施压,我们就得两边受敌。”

    一开始本就是打到这里,再加上陇山东边的曹魏有动静,东风快递必须要优先输送陇右都督府的粮食。

    所以进入陇西扫荡的护羌校尉属军,并没有临时增加额外粮草支出的计划。

    不但没有增加额外支出,而且还准备收割战争红利。

    一队又一队的战俘用麻绳绑着,开始向东边押送而去。

    同时在犒劳了将士之后,还剩下数万头牛羊马匹,也向平襄送去。

    “便宜秃发部了。”

    冯永看着那成群的牛羊马匹,眼中尽是惋惜。

    听说秃发部收获的牲畜,足有十多万头。

    自己居然只喝到了尾汤,这个让冯君侯觉得有些吃亏。

    “君侯,说起秃发部,我们应当如何处理?”

    陈式装作没看到冯君侯的财迷样,一本正经地问道。

    “不用去管他们。”冯永冷笑一声,“若是他们过来寻你,你就让他们去平襄找我。”

    自己已经对秃发部表达出足够的善意,若是他们不知好歹,想要得寸进尺,那洒家迟早会让你们知道什么叫鬼王之威。

    你别管我知不知道秃发部发生了什么事,你们没有兑现自己承诺那是事实。

    所以你们要主动前来解释,态度要诚恳,不然要让领导,啊,不是,是鬼王,主动找你了解问题吗?

    我不要面子的吗?

    “陈太守,你的任务,就是紧守好狄道,同时以大夏县为界,挡住西边的羌胡。秃发部但凡有所求,皆不可应之。”

    “诺!”

    “对于狄道、大夏城、故关之地的守将,陈太守可有什么提议?”

    虽然这一次战役主要是护羌校尉属军出力,但毕竟陈式才是真正的陇西太守,所以还是要问一问他的意见。

    “回君侯,狄道以前本就是陇西郡治,故某欲把郡治重迁狄道,也可以加强对狄道的防守。”

    “至于故关,乃是狄道防备凉州的门户,某欲举荐陇西长史马颙,其人颇有胆略,可令其守之。”

    冯永听到陈式欲亲自守狄道,对这位虽然没有太高天赋,但却恪尽职守大汉将领很是赞赏。

    “陈太守亲自守狄道,我倒是无忧。至于那个马颙,是不是协助游楚逼退魏将军的那个?”

    陈式连忙回答:“回君侯,正是。他本就是陇西襄武人,知大义归大汉后,做事倒也尽心,所以某才愿意举荐他。”

    冯永点点头,“陈太守既然这么说,想来他定然没有什么问题。那大夏县呢?”

    “大夏县的守将人选,某倒是要向君侯借个人。”

    “谁?”

    佰度搜索 【悠久小說網 WWW.UJХS.COM】 全集TXT电子书免费下载!
推荐

目录 设置 手机 封面 书架

报错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

章节目录X

设置X

保存 取消

手机阅读X

手机扫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