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悠久小说网!

悠久小说网 分类书库 手机阅读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首页 > 玄幻奇幻 > 《荒海有龙女》在线阅读 > 680.第五十七片龙鳞(十七)

书签

680.第五十七片龙鳞(十七)

哀蓝

    【悠久小説網ωωω.UJХS.com】,免费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如果您看到了防盗章,说明您订阅未满50,  请等待36小时。  侯夫人摆了摆手表示知道,  并未多在意。又过了片刻,  永安侯走了进来,  他身形高大容貌俊美,是上京人人垂涎的佳婿,只可惜他自幼便同丞相家的小姐定了亲,  两人一年前成婚,迄今为止,  永安侯不纳一妾,  独钟爱妻,夫妻情深,实在叫人艳羡。

    只是这内里究竟如何,  就只有当事人自个儿知晓了。

    侯爷身上满是落雪,若是往常,夫人早担忧地起来为他褪下大氅,  可今日夫人却仍旧懒洋洋地斜倚在美人榻上,  眸色清淡,  侯爷进来了,她竟是动也不动,与素日里的贤妻模样判若两人。

    “初芷是犯了什么错,  这样的天气,夫人竟叫她跪在外头”永安侯轻笑,来到妻子身边坐下,  就着她的手想吃她的葡萄,夫人却笑吟吟地收回手,饱满的果肉在侯爷薄唇上轻轻一擦,便掠过放入自己口中。

    朱唇玉齿,汁水四溢,只这份倾城色,就叫侯爷喉头微动。夫人将他神情纳入眼中,不免有几分轻视,答道“她自是犯了错,惹了妾身不快。侯爷可不许心疼她,要心疼,也得心疼妾身才是。”

    “这是自然。”侯爷轻笑,黑眸深沉。“只她跟你多年,你们二人又情同姐妹,我才过问一声。”

    多会说话的男人呀,竟然以这种方式来委婉提醒她与初芷姐妹情深,若真是那位天真心软的侯夫人,倒真会悔恨惩罚初芷了。玲珑又懒懒地剥了颗葡萄,杏眼睨向侯爷“侯爷这说的什么话,跟妾身多年的婢子多了去了,焉能都与妾身称姐道妹侯爷且问问这在场的婢子,她们敢是不敢”

    “奴婢不敢”

    有眼色的婢子们跪了一地,心中都暗自惊疑。虽说她们都是陪嫁来的大丫鬟,可夫人在闺中时便与初芷要好,初芷名义上是婢女,实则与小姐也差不离,只近日侯爷外出办差,夫人突然对初芷挑剔起来,今日一早还特意把人罚出去跪着。

    玲珑笑起来“侯爷日后可莫要将妾身和卑贱的婢子拿到一起比了。怎么说,妾身也是丞相之女,比不上金枝玉叶,亦是娇生惯养,跟婢子相提并论,侯爷不是糟践妾身么。”

    说着,她将剥好的葡萄送入侯爷口中,摸了摸他英俊的面容,颇为欣赏。她来到这个世界时,永安侯正好被天家派去办差,今儿个还是头一回见,只瞧这脸,玲珑是喜爱的。她是耿直的颜控,长得好看的人,她总会对他仁慈一些,毕竟美貌的食物能够掩盖一些味道上的瑕疵。

    她太饿了。

    于荒海归墟沉睡数百年,玲珑现在饥饿的程度,已经接近到想吞噬所有遇见的灵魂。

    腹中那个懦弱的女人灵魂,实在是充不了饥,只是叫她维持着清醒的姿态。幸而原主的身份还算可以,让她吃了些人间食物,只可惜满足了口福,却仍无饱腹之感。

    永安侯听玲珑说初芷身份卑贱,眉头微微皱了一皱,只是妻子娇媚异常,丝毫不见平日的贤惠温婉,叫他奇怪之余,又有一种莫名的新鲜感。“是为夫的错,我的爱妻,自然是千娇百贵。”

    玲珑笑起来,挥手道“既然侯爷为初芷求情,妾身自然要给侯爷面子,初霜,去叫初芷进来。”

    “是。”

    片刻后,在冰天雪地跪了快两个时辰,一张清丽小脸已经惨白的初芷进来了,她的双膝因为跪的时间太久,走路颤抖,一进来便扑通一下跪在了地上。配合着孱弱的身躯,楚楚可怜的神情,真是我见犹怜,叫人心都化了。玲珑看向永安侯,男人眼中闪现过一抹怜惜,她心中冷笑,却不想叫他们好过,伸手揽住永安侯的颈项,居高临下地看向初芷“今儿个我罚你,你可有不服”

    初芷美目含泪,卑微地匍匐在地“奴婢不敢,夫人心情不愉,是奴婢伺候不周,还请夫人重罚。”

    她轻巧一句话,便告诉了永安侯,自己受罚纯粹是侯夫人无理取闹,又表现了自己的委曲求全,永安侯怎能不更怜惜她。若非顾忌妻子,怕是已经上去将佳人拥在怀中安抚怜爱了。

    玲珑却不给她这机会,这么点小手段,大概也只有原主才瞧不出,傻乎乎的给他人做嫁衣裳,最终连灵魂都被她吞噬。不过玲珑从来不吃免费的午餐,她吃了侯夫人的灵魂,就会消除她记忆中的遗憾否则吃下去不能消化,真是难受极了,她又不用排泄。

    “瞧你这话说的,不知道的,还以为你是在侯爷面前给我上眼药呢。”玲珑取过一颗葡萄,她有一双美手,自幼娇生惯养,肤质细腻滑嫩宛若凝脂,剥开葡萄果皮的动作当真是美丽之极。“否则你倒是给我说说,你那块暖玉佩从何而来我可没赏过你,难道不是你偷的你无父无母,自幼跟随于我,你若是说出那块玉佩的来历,我便不罚你了,可你又不肯说,我那嫁妆单子素来叫你掌管,却不曾想你监守自盗。侯爷,你说妾身罚的对不对似这等手脚不干净的婢子,在其他人家,怕是要打杀的。”

    永安侯神色如常,虽心中怜惜初芷,却不能告诉妻子那块玉佩是他千方百计寻来送与初芷的,只因为她天生体寒,他担忧她平素手脚冰冷,才费尽心机寻来一块暖玉赠予,不曾想却被妻子发现。“你说的都对,只是念在她初犯,便饶了她这回吧。”

    他言语温存,可话里话外都在维护初芷,也只有原主才听不出来,明明这两人的苗头已经如此清晰了。

    玲珑微笑“妾身都听侯爷的。”她将那块暖玉拿起来,“只是这东西,既然叫她带了,妾身也瞧不上了,还是毁了的好。”说着随手一抛,丢入火盆之中,那价值千金的暖玉,瞬间就碎裂开来。

    永安侯只觉她看似娇纵,神色间却稚纯的可爱,他的这位夫人,容貌过人,向来人尽皆知。“日后我再为你寻一块更好的”

    话未说完就叫玲珑打断了“侯爷不必挂心,妾身的东西,别人戴过了,妾身就不喜欢了。”她说完,突然又嫣然一笑。“不过侯爷挂怀于妾身,妾身心中着实欢喜。”

    初芷跪在地上,只觉得齿冷。

    与她海誓山盟的男人,她仰望的神,如今在她面前,和另外一个女子情深意浓。即使知道那是假的,是逢场作戏,她心中也仍然难受的要崩溃。

    上天何其不公。明明她与侯爷相识在先,相爱在先,却要眼睁睁看着他娶妻,卑微地等待他短暂的怜惜,迄今都不能光明正大的站在他身边。如今他们夫妻二人高高在上,却叫她跪在地上,膝盖冷的透骨,心却更冷。

    玲珑瞧见初芷哀戚的眼神,似笑非笑,这两人,一个都别想逃过,毕竟她可是收了原主的献祭,若是不能满足原主心愿,她要饿的更久了。“行了,瞧你那丧门星的模样,我看着便不舒服,下去吧,外头伺候着。”

    初芷吃力地从地上爬起来,似是不经意看了永安侯一眼,一瘸一拐的走了。永安侯薄唇微动,正准备再求求情,玲珑便先开了口“当初母亲让她陪嫁,就是看她老实本分,不曾想是个手脚长的。”

    没偷别的,倒是偷了原主的丈夫。

    这两人,一个比一个叫人作呕。初芷幼年孤苦,是原主将她留在身边做了大丫鬟,吃穿用度,寻常人家的小姐都比不得,岂知这初芷不思回报,竟与小姐的未婚夫看对了眼。两人一来二去,郎情妾意,若是真爱,永安侯去相府退婚求娶初芷,倒也能叫人高看一眼,偏他忌惮丞相,娶其爱女,却要瞒着原主,又与初芷暗中来往。待到时机成熟,便理所当然的叫原主暴毙,原主死后,又作出一副深情的模样不肯续娶,过了几年,便以怀念亡妻的名义娶了妻子的陪嫁丫鬟,与初芷双栖双飞。

    赚了美名,也赚了丞相的看重,还让丞相将初芷当作了逝去女儿的化身。

    真是好一出大戏。

    瞧初芷那表情,似乎还在心底怨恨原主后来居上呢,她倒是不想想,永安侯跟原主的婚约可是打娘胎里来的似这等毫无感恩之心,恩将仇报之人,给她一点甜头,就忘了自己什么身份了。

    啧,真是感人。

    “我”永安侯一时间竟无话可说。玲珑瞧他这副呆相,突然捂嘴一笑,推了推他的肩,“侯爷可知错了”

    永安侯立刻点头“知道了知道了”

    “那你说说,错在哪儿”

    永安侯想了几秒钟,却着实没有底气在妻子面前提起曾经与初芷的苟且之事,面上顿时显现出一种似愧非愧,似悔非悔的意味来。玲珑将他的表情尽收眼底,却没有要与他解围的意思,骂他的话今日在丞相夫人面前都说过了,如今她也懒得再说一遍,就是今天晚上,她该让这份爱到达目前最成熟的顶点,然后吃掉。

    其实再等等也是很好的,有些人的爱很神奇,不会随着时间的流逝而削减,反而会随着时光沉淀变得格外醇香浓厚,这也是为何有时候玲珑会选择留在某个世界几十年的原因可是这次不行,因为她实在是,太,饿,了。

    吃掉原主灵魂的时候,她在归墟龙宫饿的头都要抬不起来,整个人懒洋洋地趴在珊瑚榻上,周身鱼儿游来游去她也懒得搭理,眼珠子都不想动一下。要不是原主的灵魂飘到她嘴边,恰好叫她张嘴吃下,玲珑怕是饿的连去寻灵魂的力气都没有。现在随着时间过去,原主的灵魂带来的力量逐渐减少,已经开始被消化,可玲珑却越来越饿。

    和“爱”比起来,灵魂不过是用来解渴的水,暂时的满足很快就会消退,只有“爱”才能让她吃饱。

    吃掉永安侯后,她就要离开这个世界,去寻个好人的爱来吃掉,恢复一下体力,才好继续作威作福。否则这样虚弱的态度实在是太不方便,很多事情都不能做。

    “夫人,我不该”

    “你当然不该。”玲珑打断他的话,“你我自幼便有婚约,可我父亲爱我如掌上明珠,我及笄前他便差人询问你可否有心上人,若是有,你我两家解除婚约,各自嫁娶,各自欢喜。父亲甚至为我挑了许多个人选,想要寻个能对我好又有出息肯上进的人,最后你不肯解除婚约,父亲才将我许配给你,可你做了什么”玲珑掐上永安侯腰间的肉,左右旋转狠狠地拧了一把。他倒是不痛不痒,她却觉得手都酸了。“嗯你跟谁搞在一起不好,跟初芷你知道她跟我是什么关系吗做这种事,侯爷是不是觉着十分的刺激呀怎样,如今可舒服”

    谈何舒服,简直悔不当初。那时候的他确实没有为夫人想过丝毫,如今再想来,更是觉得自己行为卑劣,令人发指。

    因此腰间被掐的生疼,永安侯也一声不吭,他用结实的臂膀牢牢地搂着玲珑,似是要将她融入自己怀中,片刻不肯松开,又似是怕松开了手,她便再也不是他的了。“夫人,我知晓错了,求夫人给我一次机会,我再也不会”

    “嘘。”玲珑点住他薄唇,漂亮的眼睛在黑暗中散发着诡谲的光。“没可能的哦。”

    “犯了错的人,在我这里,是得不到第二次机会的哦。”

    温柔的声音甜蜜如蜜糖,又无情如砒霜。永安侯深陷在这温柔冢之中,被玲珑拥入怀中。他什么都听不清,也什么都记不得了,唯独她的请求在耳边回荡“既然知晓错了,那侯爷一定想要补偿妾身,对不对”

    对啊如果能够挽回她的话,让他做什么都可以的啊永安侯迷迷糊糊的想着,又听见她的声音在耳边回响“侯爷是想跟妾身永永远远在一起不分开吗”

    是的,是这样的,不想跟她分开,想要永远和她在一起。

    “那么,让我吃掉你吧那样就能永远变成我身体的一部分呢,为我养分,让我活下去。”玲珑摸了摸永安侯的脸,他仍然眉目俊朗,英俊的令她喜欢。“这才是爱对不对侯爷一定不会拒绝的吧”

    当然不会,他怎么会拒绝,他是那么的想要补偿她永安侯点了头。

    接下来他什么都不记得了,在这黑暗的房间内,玲珑温柔地捧着他的脸,她稍微高一些,低头与他相贴额头,尽情缠绕彼此的呼吸,那是象征爱与灵魂的光芒,如今一点一点被剥离,尽数被玲珑吞噬,彻底化作她的食物,让她空荡已久的胃部,终于有了淡淡的饱足感。

    只是,不够啊,远远的还不够。

    简直想要化出龙身,盘亘在他身上将他彻底消化呢。

    是他自己答应要把灵魂都给她吃掉的哦,不是她抢的也不是偷的,是光明正大的接受的。失去了灵魂与爱的永安侯,从此将彻底成为一具行尸走肉,供玲珑驱使,按照她的一切想法行动。

    女婿在相府门口整整跪了七天七夜,不吃不喝,面色惨白的已经接近死人,若是还将其拒之门外,未免太过不近人情。丞相无奈,只得请永安侯进来。

    他似乎一夕之间变得沉默寡言,坐在那不说话,可是一提到和离的事情,他就会立刻跪下请求他们收回成命。

    玲珑的傀儡继承原主的记忆与感情,除却不会思考需要指令以外,和真人毫无差别。谁会知道真正的永安侯早已消失在这世间呢留下的不过一个空壳儿,连做食物都没资格。

    玲珑只吃人类的灵魂与爱,她有意识的在克制自己不要因为饥饿大开杀戒,毕竟所有人类都变成傀儡的话那一点都不好玩。她是那么强大而无情,可以凭空造出许多稀奇古怪的东西,可唯有灵魂与爱,不可复制,无法重塑。这也是人类和其它生物区别最大的地方,人类懂得爱,去爱,懂得思考,去思考,也因此他们才能生生世世,繁衍不息。

    女儿最终还是跟女婿回去了,丞相夫人想到就要抹眼泪,虽说女儿气色看起来好,可却跟她不亲了,到底是在侯府受了委屈,否则原本依赖她的女儿怎么会变成这个样子如今又强硬的要跟那永安侯回去,图的又是什么呢难不成永安侯还能老老实实守着她再也没有别的念头

    一次不忠,百次不容。

    可出乎丞相夫妇的意料,此后永安侯当真成了爱妻典范。他对妻子几乎是言听计从,两人就这样和美对过了一辈子,再也没有红过脸,吵过嘴,甚至永安侯爱妻爱到不要孩子,两人百年后双双离世,由永安侯同宗子弟下葬,从此成就一方夫妻恩爱的传说。

    对此,龙女表示啊,那不过是一对听话的傀儡而已。

    初芷似是受了什么重大打击,悲伤地凝望着永安侯,似乎都不认得眼前这人是谁了。他们也曾花前月下你侬我侬,可这爱情来得快,去的也快,如今她就什么都不剩了。可笑在永安侯心中,变心似是理所当然,哪里有她置喙的余地。

    “你”

    永安侯正要再说些什么,玲珑的声音已经传来“侯爷还在磨蹭什么,还要妾身等多久”

    他听到她声音就觉得欢喜,初芷如何,已不再重要,快步便朝内室走去,徒留初芷一人跪在地上,室内温暖如春,她却如坠冰窖,寒冷刺骨。过了片刻,初霜初雪自里头走出,停在她面前,看着初芷满脸泪花,却不怜悯,而是冷淡道“夫人让你外头伺候着,没经过允许,不许再近身。”

    是的,玲珑要留她下来伺候,只是贴身的大丫头她是别想了,顶多留在走廊里当个粗使。初芷怨吗恨吗不乐意吗统统没有用,因为她的卖身契还攥在玲珑手中,玲珑活着一日,初芷就要给她做一辈子的奴才。神曰众生平等,玲珑可不这么认为,她肆意妄为,她喜欢的就是高贵的好的,她厌恶的就是卑微的坏的,前者可以小心呵护,后者大可尽情屠杀毁灭。

    谁让她不高兴了,她一定要千百倍的还回去。

    这样的睚眦必报,薄情残酷,不具备人类所认为的任何美好品质她不在乎是非对错,任何法则道德都束缚不了她,所以啊,不要试图去改变她,感化她,因为她是一条龙。

    她和“人”,有着本质上的区别。

    永安侯为她着迷,就源自于她身上这种独一无二的气质,这样的女人他之前没有见过,之后也不会再见到。他对玲珑而言不过是取乐的工具,就如同人类喜爱逗弄猫狗,偶尔被抓一把挠两下也无伤大雅,可玲珑是会把猫狗的牙齿与利爪拔下来,她不容许任何人忤逆她。

    这样霸道而无情的人,倘若没有饥饿束缚,会毁灭一切。

    :。:

    佰度搜索 【悠久小說網 WWW.UJХS.COM】 全集TXT电子书免费下载!

推荐

目录 设置 手机 封面 书架

报错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

章节目录X

设置X

保存 取消

手机阅读X

手机扫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