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悠久小说网!

悠久小说网 分类书库 手机阅读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首页 > 都市青春 > 《全球影帝》在线阅读 > 第三百八十一章 终究不过浪迹天涯,四海为家

书签

第三百八十一章 终究不过浪迹天涯,四海为家

黑心火柴
    “我到了,给我开下门。”

    声音刚落,楼道门被打开,困倦带来了天灵感的麻木感,稍不留神,行李箱便与门槛碰撞发出声响,陆泽用力扯了扯,在把夹在门缝中的行李箱拽出来。

    十五楼,敲了敲房门,很快,房门就被推开,就在这一瞬间,陆泽盯着宋归远的脸猛的一皱眉,这老小子又胖了。

    “怎么才到?不是说上午九点多钟下飞机么?我给你拿拖鞋,小亮!还不赶紧跟你陆叔打声招呼?谁教你的,这么没礼貌。”

    “陆叔叔好。”

    小亮倒是跟他爹相反,小时候胖的像个球,现在却瘦下来了许多,虽然照比同龄的孩子还是胖,但至少下巴和五官总算是露出来了,不像小时候那样,全都陷进了肉里,而且到底是老宋家的儿子,长相确实随他年轻时候的爹,胖点归胖点,模样倒也十分俊俏。

    看着小亮身穿校服还没脱掉,回忆着想想,陆泽二十六岁的时候小亮出生,如今七岁的他也该上小学一年级了。

    随手摸了摸小亮的脑袋,换上老宋给他找的拖鞋,厨房中炒菜的声响也停歇了,庄雪站在厨房门口,湿润的双手在围裙上擦了擦,露出笑容对陆泽点点头。

    “来啦。”

    “哎,嫂子,这两天打扰了。”

    “说的这叫什么话,有段日子不见,怎么还见外了呢?有什么打扰不打扰的,快去洗个手,最后一个菜了,炒完就吃饭,小亮,去摆碗筷。”

    庄雪这段时间也变的丰韵了些,在摘掉华夏音乐学院古典乐器系教师和钢琴家这些名头后,她与那些环境优越的妇人并没有什么差别。

    时间慢慢抹去了她书香门第出身的气质,也不再像从前那般骄傲的像是天鹅,放下了曾经那份身为顶尖钢琴家的矜持,反而增添了许多的烟火气,与茶米油盐为伴,如今的她在工作和演出之余,生活的重心全部都放在了丈夫和儿子身上,就如同……沈靖寒一样。

    不过作为老师,语气多少会习惯性的带些批评,陆泽见怪不怪,也就不再客气,应了一声,拉开卫生间的门,按下门口的灯,卫生间的灯没亮,反倒是棚顶的灯亮起,稍微退后一步,重新试验一下开关,这回总算是打开了厕所的灯,把门缓缓拉上。

    看他进了卫生间,庄雪重新回到厨房炒起锅中的菜,但一想到陆泽独自拉着行李来串门,还有陆泽比从前更少的话语,她总是心揪揪着难受。

    自家老公跟他是拜把子兄弟,亲儿子得管他叫声干爹,大哥大嫂也和他是顶好的哥们,当初自己怀孕的时候,陆泽也没少关心和帮忙,基本上老宋一句话,随叫随到,所以庄雪从来没把陆泽当成过外人,说陆泽是亲兄弟,那就是亲兄弟。

    所以她才为陆泽难受,而且远不止这一回,甚至一想到陆泽,她就忍不住吧嗒掉眼泪。

    陆泽这辈子太苦了,这帮深交的朋友没有一个不清楚,大喜大悲经历的太多,他的生活总是要比其他人苦一些。

    哪怕现在事业回暖了,重新在电影行业冒头,甚至成绩更创新高,但说好听点,这叫在国外工作,说难听点不就是浪迹天涯,四海为家么。

    三十多岁的大老爷们,没媳妇没孩子,全球各地到处跑,赚钱再多又有什么用?能换来一桌妻陪子伴的晚饭么?

    一想到陆泽总是孤身一人跟人家一大家子吃饭,就如同今天这样,就算陆泽不难受,她都替陆泽难受。

    “媳妇,那个汤我盛出来么?还是再顿一会。”

    “啊……都炖三个多小时了,盛出来吧,你试试那牛肉烂不烂。”

    在做饭这方面,老宋向来是听媳妇指挥,得令后想要从她身边拿勺子,却看见了她脸上掩饰不住的难过,手一停顿,叹了一口气,轻轻在她后背上抚摸。

    ……

    饭菜上桌,糖醋小排、红烧肉、锅蒸螃蟹、油焖大虾、清蒸鲳鱼、山药牛腩汤,外加一些家常菜和凉菜,总共是十六个菜,分量还很足,摆了满满一大桌子,比某些家庭的过年菜都丰盛,看的小亮都忍不住咽了口口水。

    按道理来说,以宋家的家庭条件,庄雪没必要每日亲自下厨,宋归远也劝了很多遍,让她找一个保姆,但都被庄雪严词拒绝。

    她总认为,儿子和丈夫就该吃妻子做的饭,这是保持家庭和睦的必要条件,不能让小亮长大后跟人闲聊饮食时不知道什么叫妈妈的味道,也不能让老宋觉得她养尊处优,给老宋一条出轨的理由。

    栓男人不能像栓狗一样,时刻不允许他离开,而是需要让男人觉得他对妻子亏欠些什么,以心理控制生理,这就是庄雪的御夫之道。

    所以这些年来,庄雪的厨艺是在不断长进的,两大一小三个男人吃的倍儿高兴,或许是吃腻了英国菜,导致他尽管想要克制食欲,但还是忍不住多夹一筷子。

    “国外的菜不好吃吧?看你馋的那样,多长时间没回国了?”

    “不算难吃,那边吃肉多,吃肉谁吃不香啊?就是样少,也是在剧组,没工夫挨个吃尝尝,三个多月没回来咯,二月份走的,现在都五月份了。”

    老哥俩喝的有点冲,刚吃没十分钟,一斤装的白酒就喝下去了大半瓶,加上喝的是五十二度牛二,这时酒意已经上了脸,使两人的脸色微红。

    一瓶白酒只剩下了点底子,两人分了分,虽然陆泽需要控制饮食,但酒虫勾上来了,他也就没拒绝,见一瓶下肚,老宋又重新启开一瓶,将二人杯子重新倒满,庄雪见状虽然使劲瞪了一眼老宋,但也没多说什么。

    二人没有多聊工作上的事,毕竟都是圈内人,都懂得没上映的戏不能聊的规矩,只是聊聊国内外发生的趣事,庄雪偶尔也会插句嘴,毕竟她也是去国外演出过的人。

    直到小亮放下了筷子,庄雪这才打断了两人的谈话,对陆泽不好意思笑了笑,也是借故离开,给二人私聊的时间。

    “你们先吃着,我陪小亮去写作业了,这不快期末了嘛,老师留的作业有点多,我要是不陪着他,就他那好东看西看的性格,写到明天白天估计也写不完。”

    说出这个不是借口的借口,庄雪带着孩子回到了卧室,把时间和空间全部都留给了陆泽和宋归远,她心里清楚,陆泽回来绝对是有正事要做,而她不是演艺圈的人,关于演艺圈的正事,她没必要听。

    别看两口子之前没少在陆泽的面前吵架,但真急赤白脸的时候是一次都没有过,而且对于宋归远在朋友面前决定的一切正事儿,她都从来没有反驳过,老爷们吐口唾沫是根钉,她不能让老宋在朋友面前丢面儿。

    待到庄雪离开,老宋夹了个豆塞进嘴里,先没说话,等咀嚼过后端起了酒杯和陆泽碰了一下,若有所思的开了口。

    “回来是为了电协的事儿?”

    “你听说了?”

    “猜的。”

    老宋夹了一块鱼肉塞进嘴里,鱼肉蒸的恰到好处,像是豆腐一样的绵软,吧嗒吧嗒嘴,像是吃到了一根不小的鱼刺,也没用筷子,直接上手,大拇指和食指捏住鱼刺根部,从嘴里拽了出来扔在桌上,咳嗽一声清了清饮酒后上来的痰,分给陆泽一根烟,先给自己点燃,但火并未熄灭,直接递到了陆泽的面前。

    双手护住火焰,烟草燃烧时的轻响在此刻竟清晰的钻进陆泽的耳中,深吸一口,看向宋归远,陆泽等待着他的解答,却没想到庄雪的耳朵那么好使,推开门便开口训斥。

    “干什么呢,房子都熏黄了,陆泽你也少抽点,也不是小年轻了,再抽烟你这岁数早上不难受吗?我再问你一遍!三乘以十五等于几!三五十五!三五十五!祖宗哎!个位数向十位数进一!我说是十以上!二十以下进一!三乘七那你还给我进一!你这脑子真随了你爸了!”

    砰的一声关了房门,陆泽和老宋俩人都被庄雪吓的缩了缩肩膀,看来她是真被小亮气的不轻,但这只是一个插曲,在惊吓过后,老宋还是回归了正题。

    “电协最近招人,你恰好回来了,还要在我这儿住,还能在明显点吗?陈老师提的你吧?”

    宋归远所说的陈老师,和陆泽称呼的陈老师并不是一个意思,老宋可是正经的华戏毕业,妥妥的学院派,虽然在上学时陈永斌没教过他,但步入社会后,他反而拜在了陈永斌老师的门下,是陈老师真真的亲传弟子。

    陈老师在宋归远事业起步是给了他不少的助力,只是老宋这人真没啥太大野心,混的差不多就行了,所以在他那帮师兄弟中,他应该属于混的最差的一位,这也是宋归远当初为什么会答应《折翼的小鸟》七十城巡演的原因,不过这也让陆泽很想问问他。

    “那你呢?没兴趣?”

    “没兴趣,还得写报告,写总结什么的,挺烦的。”

    “就因为这点事儿?”

    “就因为这点事。”

    宋归远没说实话,但看样子他也真的不喜欢进入电协,所以陆泽也不打算刨根问底,就当着老宋不喜欢写报告算了,抿了一口白酒没出声。

    “既然是陈老师提的你,那我也就不咸吃萝卜淡操心了,十拿九稳的事,最重要的是,你该考虑你进哪个部门了,想想到底做什么工作适合你。”

    “……”
推荐

目录 设置 手机 封面 书架

报错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

章节目录X

设置X

保存 取消

手机阅读X

手机扫码阅读